Temmler先生(左一)与DCHAN-工程专业校友网络的同事参加在北京的DCHAN研讨会

André Temmler博士早年就读于亚琛工业大学物理专业,并曾先后就职于弗劳恩霍夫激光技术研究所及亚琛工业大学激光系。在连续取得两个博士学位之后,André Temmler博士留校历任博士后、研究员和项目经理。2018年4月,André Temmler博士从亚琛工大远赴清华大学就任机械系高级研究员。

请您在此阅读访谈内容

Temmler先生,亚琛工业大学和清华大学从双硕士交换项目到联合科研项目都保持着长期的合作。现阶段两校又进一步开始了科研人员的交流。作为两校在这方面合作的代表人物,您可否向大家介绍一下最初对来到中国最高级的学府之一——清华大学从事科研工作的愿景?

从2002到2017这十五年间,我先后在弗劳恩霍夫激光研究所和亚琛工业大学做过助研、研究员、博士研究生以及博士后和高级研究员。此后,我觉得是时候寻求一些改变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我希望进一步拓展我的人生,无论是从个人经历还是文化和学术层面。能够来到清华大学工作恰好契合了我当时的想法。中德两国文化间有着显著的差异,但正是因为这种差异,中国文化能够深深地吸引着我。从科研和学术角度来说,清华大学无疑是中国乃至亚洲的顶尖高校,放眼整个世界,清华大学也是最好的大学之一。从个人角度来说,从亚琛到北京这一步迈得实在很大,但却十分令人激动。工作生活在亚琛这样一座小城固然很惬意,但相对于其他德国大城市而言多少显得有些闭塞,更不要说相对于北京这样一座坐拥1500万至2000万人口的世界级大国首都了。

请问您初到中国时有什么令您眼前一亮或是出乎意料的事物?

其中一处最令我惊讶的就是中国几乎已经普及了电子支付。手机在中国已不仅仅是与外界联系的通讯工具更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在德国,我出门时经常把手机扔在家里,在中国我可从不敢这样干。总的来说在中国我很享受这种科技带来的生活便捷。

惊讶的地方是肯定要数空气污染的程度了。来中国之前就有人提醒我北京的空气污染很严重,另外我本人也对过去几年北京空气质量显著改善有所耳闻。所以在来到北京一年后,每次回德国我都格外珍惜能够时刻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环境。但同时我也亲眼看到了北京在改善空气质量方面所做出的努力,毕竟欧美各国在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期间也不可避免的经历了这样的环境污染。中国在减排这方面还时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的。

在来到中国之前,您是否了解中德两国在您所从事的专业领域所进行的合作,比如联合科研项目、研讨会和论坛等等?在工业领域是否也有此类合作?

在我看来,中德之间的学术合作,尤其在工程专业领域的合作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德国驻北京大使馆组织的一次德国学者见面会使我更加深了这方面的印象。差不多一百多位与会者中只有我和其他一两位来宾出身工程科学专业。因此我主要想就我个人经验说一下亚琛工大和清华大学的合作。在教学这一重要方面,亚琛工大和清华的双硕士交换项目是一个很成功的案例。除此之外,两校间还有很多双边合作项目。另外,因为我属于第一批参与交换的科研人员,所以我希望能有更多亚琛的学者通过中德联合科研项目到中国多工作几个月。

毫无疑问,两国都有各自的优势与劣势。您觉得中德双方应该如何学习对方的长处?

中国在谋求尖端科技的世界领先地位方面花了很大力气,这一点在比如“中国制造2025”或“一带一路”政策上得到了充分体现。长期以来,科学技术都是从欧美发达国家向中国进行技术转移。我觉得对于这一点中国是乐见其成的,否则就谈不上学习并赶超西方国家。但同时我也注意到这种不对等的情况正在发生明显改变。人们必须认识到,诸如华为、联想、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中国企业在未来科技领域已经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而人们很难找到世界级的德国手机和电脑品牌或是数字购物平台。当然了,德国在汽车工业和机械制造方面在世界上仍然是数一数二的,但是我对德国能否凭借这些传统优势行业在未来仍然保持世界领先的地位深表怀疑。中国工业发展的强劲动力真的很值得德国去学习。

当然需要正视的是中德在某些方面的关系是比较紧张的,所以我们需要共同探索出一条道路,目的是能够让双方实现平等伙伴关系从而共同创造并分享科技成果。这是中德两国成功合作的先决条件。为此我们注定需要耐心等待并且反复而认真的去尝试。以我的经验,中德在国际学术交流上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所以我们或许可以尝试将其借鉴到其他中德合作领域。

您在亚琛工业大学和清华大学都有着长期的工作经验。您觉得在这两所顶尖高校从事科研工作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其实在我看来不同高校的科研工作之间没有太大的差别。如果非要找出一些差异的话,我个人觉得应该是清华大学相对来说更传统、更注重于基础研究和以论文形式发布科研成果。而亚琛工大有着更多以工业应用为目的的第三方资金支持。不过目前清华大学也逐渐开始有了工业企业界的资金来源。我希望能够为清华大学在这方面做出贡献。

对于在华工作的外国学者来说,无论是在工作期间还是日常生活中,语言始终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我想当您在清华校园内的话,语言应该不是问题。因为校园氛围很国际化,基本上人人能够讲英语。但如果在工作之余到校外的话,您会不会觉得多少有些交流上的障碍?

我觉得这也是中德高校间的主要差异之一,哪怕是在国际化的校园里。中国人在英语听说方面的水平总体来说要比德国人稍逊一些。这也和个人是否曾在英语国家居住过或父母的英文水平有关系。就我遇到的情况而言是这样的。但是反过来,作为一个欧洲人去学中文,人们就会发现拿我们的英语水平去和中国人的对比有多么不公平。因为毕竟德语和英语属于同一语系,而汉语和德语或英语之间的差异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两种不同语言,在诸如语音语调、语法、文化背景等方面都是如此。对我来说,要想掌握中文达到科技中文的水平是相当困难的,但至少要达到在日常生活中正常交流的水平。因为我觉得这是对中国人的一种尊重,换位思考一下,我也希望和在德国生活了多年的外国人用德语交流。

用对方的母语和对方交流是开诚布公的重要方式。我在清华大学的一位同事曾在德国留学,我们早上相互问候时,她对我说“Guten Morgen”,我对她说“早上好”,尽管是很不起眼的小事,但是感觉却完全不同。当然,我说中文时的发音常常会让中国人抓狂,哈哈哈。

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采访、整理及翻译:张继祖 亚琛工业大学德中专业校友网络负责人

有关DCHAN工程专业校友网络的详细信息

如果您希望与Temmler博士及其同事交流,请您加入中德工程专业校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