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中校友专业网络(DCHAN)用专业知识,为中国卫生健康部门提供咨询服务,并派遣医生到武汉各医院。

心理治疗与心理学医生们团结一致:DCAPP项目伙伴赵旭东教授(照片最左侧)派遣三位同事从上海驰援武汉

德中两国之间的科技合作能够为解决全球性社会问题做出重要且长远的贡献。这早已在始创于2017年的德中校友专业网络(DCHAN的工作中多次得到体现。如今DCHAN的成员也积极参与进中国心理危机干预工作中。

这个由德国联邦与教育部支持,有一千多名成员的专家网络将中国和德国的科学家以及来自两国经济,政治和社会领域的专业人才和利益相关方联合起来。他们在DAAD的资助下就七个专业领域的当前课题开展研究工作,心理医学与心理治疗专业便是其中之一

当前中国急需这一领域的专业知识。冠状病毒流行病使得中国数百万人口处于隔离状态;仅武汉市就有一千一百万人口。特别是在疫情初期,医护资源短缺并且疾病发展迅猛。中国大众,被感染的病人,相关人员,尤其是联系紧密的医护人员不得不应对恐慌,震惊,茫然,愤怒,悲痛,过失感和无助感等极端情绪。这种紧张的危机状态导致了大量的身心和心理不适。这些不适也需要在危机管理中加以处理。

心理医学与心理治疗校友专业网络(DCAPP)对此做了重大贡献。 在过去的两年半中,海德堡大学医院和弗莱堡大学医院的专家们就和中国的合作伙伴(上海的东方医院,同济大学,位于中国西部城市成都的四川大学和北京的协和医院)共同推动在中国的医学院和大学里备受忽略的心理医学与心理治疗专业的学科建设,并且在其中承担了开创性工作。在当前的危机中,他们的专业知识不仅仅是为中国的卫生健康部门在心理危机干预中提供咨询。许多在DCAPP心理医学与心理治疗领域进修过的中国医生,心理学家和护理人员也都在现场支援。

赵旭东教授,上海浦东新区精神卫生中心院长,是DCAPP项目伙伴之一。在冠状病毒传播期间他和其他同事一起召开了一次民众心理负担危机会议。根据会议结果,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制定了针对“紧急状态下的民众的心理关怀”的方针。此外他的团队近期还派出了三位精神科医生驰援武汉,其中一位是DCAPP辅导小组的成员,还有一位是来自心理医学青年科学家继续教育项目。

李闻天博士,同样是DCAPP辅导小组的参与者,同时也是武汉精神卫生中心临床心理科主任,共同负责武汉市的心理咨询服务。另一方面,DCAPP的合作伙伴魏镜教授和张澜教授,承担了北京和成都的心理咨询紧急服务工作。以上提及的所有医生目前监控处于特殊状态中的人们(如恐慌,悲痛,恐惧,沮丧,心理创伤),关照顶着巨大压力的医护人员并且为病情严重的患者提供心理关怀乃至姑息治疗。开通的热线电话由心理学专业人士负责。还有为民众以及重负荷的医护人员开设的主题为“心理健康”和“心理自救”的免费在线课程。这些措施由卫生健康委员会与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委员会协调进行。

最近李闻天博士对他在武汉进行心理服务获取的第一手数据进行了分析并将这些信息告知了DCAPP的成员们。对2020年2月4日到20日期间的2144个热线电话进行分析后的结果如下:

所有来电者中的47.3%处于焦虑状态,19.9%有睡眠问题,15.3%有躯体症状,16.1%有抑郁症状并且1.4%有其他情绪状态(比如孤独,疲劳和不安)。39%的来电者在应对日常生活时会寻求支持(如购物,交通,接受医疗诊断和治疗以及获取口罩)。19.6%的人反映因媒体关于疫情和社会反应的报导而导致恐惧,不安和失眠。15.7%的致电者在没有疑似肺炎(躯体形成症状)的情况下恐慌,胸闷并且有躯体症状。4.3%怀疑自己有肺炎症状并担心被感染。21.4%的来电者有其他心理困扰(比如家庭中的人际冲突以及工作场合里的问题)。

情绪上的压力也会以躯体不适的形式反映出来,比如心悸,呼吸困难,胸闷,胃肠道不适,头晕,头痛,入睡障碍和噩梦。在世界范围内扩散的冠状病毒带来的长期社会心理后果程度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都会显现。病毒在中国爆发的几个月里,DACPP项目组和中国同事进行了密切的专业合作。在此背景下,校友网络是快速交流和传播能力和专业知识、建立联系和启动合作的平台和基础设施。现在,欧洲成为了疫情严重地区,这些直接经验不仅仅对中国的专业网络成员更是对他们的德国同事至关重要。专业网络的工作日益重要。

关于心理医学与心理治疗(DCAPP)专业网络工作的信息和问题请联系海德堡大学医院Prof. Dr. med. Jonas Tesarz.

作者和DCHAN在DAAD的联系人:Cécile Jebla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