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哲学家交流想法

应德中校友专业网络“Das Gute Leben(美好生活)”的邀请,这位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于去年 11 月到访柏林自由大学哲学研究所。

他借推出其德语版书籍“天下的当代性——世界秩序的的实践与想象”(Suhrkamp 出版社)之际到访。Zhao Tingyang 作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系作家和哲学教授对国际专家小组的问题作出了回答,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尖锐和批判性的问题,特别是因为他对“西方”文化的批评一直有暗中煽动之嫌。

Zhao Tingyang 在他 2016 年出版的著作“天下的当代性:世界秩序的实践与想象”(„Alle unter einem Himmel – Vergangenheit und Zukunft der Weltordnung“) 中谈到了各种政治哲学主题,其中包括了政治合法性、人权、面对竞争的价值体系或建立普遍价值观念并从而实现稳定合作的可能性。其著作的特点在于,指出了哲学的政治转折点,并以该现代目标为基础追溯中国哲学传统的基本理念。他的这本新作中同样如此,其依靠“天下”(Alles-unter-dem-Himmel) 这个经典概念,塑造出一个替代性全球政治秩序模型。

这本书的有趣之处在于,中国思想家 Zhao Tingyang 明确介入了一个当今最重要的哲学辩论。他在书中提议必须转换视角,并且以此为根据超越民族国家概念的世界秩序应被视为一个根本性的整体。西方世界秩序倡导自由主义指导原则,与之相反,个体按照中国传统并不会被理解为自我决定和自治性质,而是从一开始就被视为是一种“关系”,这种关系是通过责任和关注来定义自身的。汉语中“伦理”(lunli) 的意思是“人际关系原理”。由于每个人从出生开始便面临社会责任和义务关系网,为了保证正确的行为举止,他不能“无知地蒙着面纱”(John Rawls) 而无视这些关系。根据中国哲学家和“新儒学”代表 Tu Weiming(哈佛)的说法,个体是集中且部分重叠的关系圈的中心。这些始于家庭,延展到工作生活中的成人和小孩,再到朋友、社区、国家,甚至是宇宙。  因此,这些关系的规则主要不是法律,而是与公民社会息息相关(面向关系)的道德规范和仪式,并且必须已得到证明,取决于具体情况,因为其体现的是关怀、友善、人性、欣赏和社会和谐。儒家伦理的普遍主义假设是没有限制的;这就是“关爱天下一切”(以天下为己任/范仲淹,宋朝)。其目标不是(普遍的)统一性的,而是世界的整体。

这些完全不同体系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它们相互排斥吗?它们是否互补?它们会彼此竞争吗?Zhao Tingyang 在座谈会上不得不回答一些尖锐而批判性的问题,即不同体系之间如何相互配合,在全球化时代如何实现中国人权体系,或者因“天命”所带来的合法性问题。讨论者毫无顾忌畅所欲言,但他们庆幸的是,讲话的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哲学家,他进行了有理有据的辩论,并受到了西方政治哲学界的赞扬。讨论形式仍保持有礼有节,但也非常成功,因为这让我们进一步了解了不同文化半球之间的深刻差异。

下次讨论论坛期间,清华大学的 Wang Hui 教授将到访柏林自由大学哲学研究所。他是新左派的一位最重要的批判型学者。

对推出 Suhrkamp 出版商译版著作的评论

WDR3 (Katharina Borchardt)

此外,还参见:时代杂志(编号 12/2020)和:镜报(2020 年 2 月 14 日)

柏林自由大学新书发布会的新闻报道

德国之声(作者:Tobias Wenzel)

每日镜报(编号 24001,2019 年 11 月 10 日(第 28 页))